你渝爹。

我梦里瞧着她,只觉得三山和五岳也不及她眉目。
我心里念着,即便她允了我,同我诉说爱呀情呀,也抵不过我日日夜夜想她。我想她只能接受我的爱意,一直到我们俩双鬓斑驳,星河坠入湖泊,太阳拥抱着月亮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