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渝爹。

私设
年老破旧的房子仿佛下一秒就要坍塌,青年人的尸体随风轻轻摆动。
"吱呀——吱呀——"绳子绑在生满铁锈的栏杆上。尸体腐烂的气息被风吹到脸上,身边警察交流话语不断冲击着刘昊然的脑子。
  “唉,作孽啊,也不知道这家人惹了什么事儿。”
     “你还别说,这事儿还真有。”街坊邻居细碎的声音随着风飘到刘昊然身边像是千斤重一样,压着他的背脊。 
刘昊然咬咬牙,抬头猛的向楼上狂奔,眼尾发红。
“不可能……不可能………”
  
  

评论

热度(1)